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xgchm的博客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开开心心渡过退休生活每一天。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教师,搞职业技术教育的。曾在中专从教,后所在中专并入大学也就跟进来了。主要从事高等职业教育。现已退休在家休闲呢。身体不太好。有脑血栓后遗症右瘫。现在正加紧缎炼争取早日康复。QQ:1244308640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人的国际观  

2013-06-05 11:4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的国际观

/朱锋

中国的安全环境,及对这一问题的讨论,均前所未有地激烈。中国已进入全民对外交战略有兴趣的时代,外交问题成为国人思考中国话题不可或缺的部分。

中国人看待世界的新视角和新争论,反映出在过渡转型期的中国,怎样认识自己、怎样定位世界、怎样展望与世界搓系这三者间产生了复杂的碰撞。

 

关于如何看世界,中国人分化为五个阵营

如果说今天的中国有了外交热、战略热,那么,中国人看待世界的方法、阵营有哪些?我做过一个研究,在看待世界的问题上,中国人化分成五大阵营,并各有自己的基本主张。

第一种观点的阵营是民粹主义的。持这一观点阵营认为:外交和国内问题高度联系在一起,中国现在有太多国外势力的代言人,中国外交的首要问题是要成立“锄奸队”。民粹主义者将今天中国外交的问归结于从雅片战争以来始终没有解决的问题,其本质是世界上存在着东西方两种根本对立的思想、体制甚至文化,西方很大程度上依然代表着过去300年来从文化到物质上进行侵略扩张的帝国主义。所以,民粹主义者认为,解决中国外交的核心问题,是纯洁队伍、端正思想,回归某种主义,然后跟西方展开彻底的决斗。

第二种是民族主义观点。这个阵营认为,中国的崛起是不可回避的,本质上是国家利益的斗争。对中国来讲,西方是狼,要把中国继续当羊,而中美关系的本质上是美国要让中国像羊一样跪在他们的面前。中国在这样的环境中发展,被看做一个亮剑的过程,一个丢弃幻想竞争的过程。民族主义者认为,今天,面对中国崛起,西方对中国整体上心怀恶意,所以不是我们战胜别人,就是别人战胜我们,在国家利益竞争上没有什么妥协道路。

第三种观点是现实主义。现实主义并不认为国家利益的对立必然导致中国和世界的战争。它更倾向于认为,中国崛起的过程,是一个形成新的权力、财富结构的过程,所以中国必须面对不可回避的权力竞争。国际关系是dirty jobs(肮脏的事),中国对国际关系的本质应有清醒认识。现实主义者考虑的,是我们如何有效、理性、战略性地设立并扩大中国自己的权力体系,建立自己的同盟,发展强大的军力。

现实主义更多的是一种历史经验主义,它认为,21世纪中国的大国道路必然要复17世纪以后欧洲和美国走过的道路,即进行军事权力竞争、阵营对抗,甚至不惜形成新的冷战。

第四种是国际主义的观点。这种观点更多强调世界和中国都变了。中国和世界的关系也变了。所以,我们今天看待外交战略,不能简单地重复欧洲经验或美国经验,而必须意识到21世纪世界政治的一些基本特征,比如说全球化、价值的普适化、大国军事对抗方式的改变等。新技术的发展、全球社会网络关系的发展,使大国关系在军事和战略领域的竞争,完全进入了一个新的形态。

按国际主义观点,我们在21世纪的对外战略举措,必须紧紧抓住时代特征。第一,随着技术进步,大国竞争的方式、竞争方式、战略力量的投送和表达等,都出现了实质性变化。第二,随着全球化发展,对平民进行大规模身体杀伤会被视作国际罪行。所以,全球化下的权力伦理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战、二战将变更领土和人口作为权力改变手段的方式已经过时了。全球化还产生了另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经济联系。美国不可能像对待苏联那样对待中国,因为苏联和美国在战略对峙的同时,经济上各属于两个完全不交合的体系,而今天中国和美国在经济上已经互相依存。第三,现在的世界典型的单极权力结构,这在人类国际关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们面临的美国霸权,不仅仅是简单的GDP和军事力量,美国代表了世界上最复杂的社会网络关系。普林斯顿大学一位教授曾说,美国不会输给中国,因为今天全球社会的网络结构联系中,美国中心地位几乎不可挑战,全世界的精英都到美国留学,美国的科技产品和知识产品占世界供应总量70%以上。

从国际主义的角度来看,今天的中国能多大程度走向世界,取决于我们对已经变了的时代有多少心理和战略政策准备,如果我们无法掌握21世纪人类发展方向,我们一定会输。

第五种观点是自由主义的。这个阵营的人士认为,中国现在与世界的关系之所以复杂,是因为中国没有做好自己。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取决于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这五个阵营的观点都非常清晰,立场界限非常分明。当中国人已经有了新的认识世界和外交的热情时,我们彼此之间产生了社会性的、观念性的高度分裂。

 

中国人越来越渴望过上富裕的、有房有车的生活,但部分中国人的好战意识却越来越强

对今天的中国人而言,最重要的事不是这五个阵营间的论战,而是我们要从“话语的世界”回归“现实的世界”。

在认识世界的问题上,中国人生活在一个话语世界里,而没有客观准确地认识现实世界。理论上,我们对世界应该越来越熟悉。和上世纪90年代比,出国的多了,认识世界的信息手段、传媒多了,获得资讯的自由度提升了,但从政府到民众,我们对世界认识还不如90年代。

这两个世界的分裂,清晰地反映了中国人在认识世界问题上的巨大矛盾。

第一个矛盾是,中国人越来越渴望过上富褡的、有房有车的生活,但部分中国人的好战意识却越来越强。一谈起中日问题、台湾问题、南海问题,很多人认为应该用军事手段解决,这和国内弥漫的物质现实主义是一个巨大对立。事实上,如果真要进行战争,不钗要动员准备,却漫着情绪化、躁动性和战争意识。

第二个矛盾是,很多人都觉得中国外交软,西方媒体却认为中国外交硬。我们老百姓的感知和国际媒体的报道存在着尖锐的差距 和矛盾。

第三个矛盾是,对中国来说,过去30多年的经济发展,是与现有国际秩序合作的结果。中国是最大的受益者。但伴随着中国的发展,我们内心对这个秩序的不满甚至仇恨越来越多。这是典型的“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我们为什么会不顾中国发展的现实,将很多内在的纠结和不满发泄在让我们获益的外部国际环境上?这是个应该思考和反思的现象。

 

我们的崛起动了别人桌上的奶酪,不能奢望别人对我们笑脸相迎

造成上述分裂矛盾的原因是什么?

第一,出现了问题,媒体就归之为美国和西方阴谋,而没有为读者提供多角度、深入的国际报道和分析,这导致了资讯不对等。

第二,改革开放多年来,中国变了,世界也变了,中国看待世界的观念方法和自身的话语体系却没有变化。

我们自身的主流话语没有更新,谈论起当前的国际关系,会说:“没有永恒的朋友,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但在21 世纪,没有价值、社会影响、绑架着中国。

第三个原因是,利益团体的影响越来越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主张,背后往往有不同的利益取向。利益团体永远在按照自己的主张行事,而又高度影响、绑架着中国。

第四,中国人传统的观念变革还没有完成。我们有历史的屈辱,有很深的历史悲情。我们对国际问题的认识、争论出现了情绪化、民族主义化的情绪。

随着权力变更和中国崛起,我们面临新的安全挑战。以西方为中心的国际秩序、权力、财富、社会结构,可能因为中国的崛起彻底改变,我们的崛起动了别人桌上的奶酪,打破了过去西方中心主义伴随而来的优越感和傲慢。我们不能奢望别人对我们笑脸相迎。

从这点来说,我们正处于崛起的艰难的爬坡时期,中国崛起的过程,是我们主导全球利益重新分配的过程。我们所面对的国际局势必然复杂,我们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当中国开始主导新的全球利益的力量,别人对你的反馈越来越消极的时候,我们的战略环境的变化是自然的,我们自己要做好从心态、政策到战略的准备。

摘自《特别文摘》20124月上半月第4期 第0506页(摘自《新晨报》)201365日星期三打印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