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xgchm的博客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开开心心渡过退休生活每一天。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教师,搞职业技术教育的。曾在中专从教,后所在中专并入大学也就跟进来了。主要从事高等职业教育。现已退休在家休闲呢。身体不太好。有脑血栓后遗症右瘫。现在正加紧缎炼争取早日康复。QQ:1244308640

网易考拉推荐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2013-10-03 12:33: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薛林荣

当聂耳、洗星海等音乐家匆匆奔赴在民族救亡大道上的时候,有一个人无动于衷,他就是瞎子阿炳。他无动于衷是因为他双目失明,而且不过是流落街头的民间艺人,既不能上战场又不能在乐谱上作一类似于《黄河大合唱》式的“宏大叙事”。但他有胡琴,有琵琶,有中年时因双目失明而陡然长出的一对更加敏锐的耳朵,还有一颗富于东方世界特有的宽广敦厚的悲悯之心。所以他把古老乡村民间乡里的听觉化作了近中国历史上最美丽凄凉和一唱三叹的音律,一首《二泉映月》,映出的是阿炳干涸但丰盈异常的一双关怀世道人心的眼睛,所以他是“宏大叙事”之外永远存在的一个常数,一个能让不入流的艺人和穷苦百姓听见便感怀不已的温暖的名字。

阿炳在中国音乐史上的存在是奇迹。双目失明的阿炳总让我联想到双耳失聪的贝多芬。是不是经历了生命中最大限度的悬殊——如生与死、富与穷、无限的光明与无边的黑暗、一览无余的清澈和与世隔绝的混沌等等——的火与冰境界的人,才更加贴近艺术和生命的本体要求?

“聪明”者,耳聪目明也,这不但是健全生理的最低标准,也是艺术感悟的底线。但阿炳和贝多芬居然便可以超越肉体的毁灭性的万千阻拦,到达寻常民间艺人和寻常古典作家望尘莫及的高度。艺术的极境不一定非要以肌体功能的部分丧失为代价,但一定与心灵内视和俯听的质量息息相关,与天才的顿悟和冥想息息相关。

我相信一个人内心如果常常掠过《二泉映月》或《梁祝》的旋律,那么即使面对悲苦的世界,他也构建着诗性的自我表达的空间;如果说常常过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或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交响曲》,那么他肯定对痛苦置换的欢乐有极大的释放感;如果常常掠过的是洗星海的《黄河大合唱》或比才的《卡门序曲》,那么他一定意气风发,情绪高昂,有仰天大笑出门而去的豪情壮志了……音乐与人的对应关系如此清晰地洞悉了心灵的奥秘,这是不难理解的。可我现在怀想着《二泉映朋》,我一直想着未有此曲之前,瞎子阿炳他那双异于常人的耳朵是如何陡然长出来的。

在日本侵华时颁给各地市民的“良民证”中,我看到阿炳的唯一一张照片,他的一把折扇牵着,神色苍凉而傲慢地走在无锡的大街上,身上背满了各种乐器。他听到时间在一分一秒地逝去,而听觉在一分一秒地清晰、变重、变厚,他隐忍的外表下掩藏着一种寂静和忧伤的聆听,他能听见黑暗中一部分嘈杂的欲念在慢慢离身体而去,代之以手指间滑出的一段和弦。哦,这个出身卑微的私生子,这个诵读过《道德经》且深谙以精神致魂魄的道士,这个无锡城里技艺最出色的艺人,他对生命的终极见解全凝结在那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上,凝结在耳朵幻听出的《二泉映月》上啊,那是阿炳的全部,是他桌然独立于世俗民乐之外的高标。

『联想』

关于苦难出天才的论断和事例,(母)庸赘述,你我都会想起很多。还是允许我截取有关文章中的两段话,来感受一下阿炳的生活和他的《二泉映月》吧。“成了瞎子的阿炳,赖以生存的技能只剩下了音乐。他手拿一把二胡,肩背一把琵琶,穿着那件破旧的蓝布长衫,有时在闹市,有时在乡间,沿街卖唱,挣路人一个铜板。有很多时候,他的演奏仅仅是为了一口饭吃。也有坐街头演奏了一天,却没人施舍一口饭吃、赏给一个铜板的时候,那他就只能饿着肚子在漫漫长夜中煎熬了。……”这娓娓动听的音乐,不是映月的天下第二泉又是什么?泉水一冲出深山罅隙,月光就扑了过来。一轮梨花月变成了液体。揉碎了月光,叮叮咚咚唱着歌,奔跑跳跃在惠山的绿竹林青草地。忽然从高高的石崖向下“崩极”,珠玉四溅;忽然在花丛潜伏蛇行,若断还连,幽幽咽咽;忽然又有光滑的鹅卵石浚床上跳着轻盈的舞步,带着小鱼,携着蝌蚪,跑向山外的世界……    (张照胜)

摘自《时文选粹》第四辑 南方出社20043月第1次印刷,一书第224225226页。2013103日星期四凌晨35.55时打印发表。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一对陡然长出的耳朵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