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xgchm的博客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开开心心渡过退休生活每一天。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教师,搞职业技术教育的。曾在中专从教,后所在中专并入大学也就跟进来了。主要从事高等职业教育。现已退休在家休闲呢。身体不太好。有脑血栓后遗症右瘫。现在正加紧缎炼争取早日康复。QQ:1244308640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笑忘录  

2014-02-27 05:2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笑忘录

□苏阳

我读文学院的时候,作家圈里正流行读米兰·昆德拉。好像谁没读过昆德拉,谁就不配说自己是作家似的。我那时是个文字学青年,自然也会受到这种潮流的影响。所以,我课余的时候,就到沈阳的各个书店去寻找昆德拉的书,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差不多把他的小说买齐了。

昆德拉是捷克斯洛伐克作家,作品大多写自己的国家被苏军占领后普通捷人的生存状态。其代表作品《不能承受的生命的之轻》、《玩笑》、《生活在别处》、《笑忘录》等,当年都倦受推崇。那时我曾多次试图读过这些作品,但都读不下去。不知是离我的生活太遥远,还是读不懂,还是不符合我的阅读口味,反正,没有从头至尾地读完过一本。转眼二十年过去了,书还留着呢,捷克斯洛伐克早已变成两个国家,昆德拉也不流行了。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他的小说似乎短时期地大卖。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一个女士,推着那种超市里的购物车,装了不少半车莫言的书。她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说这样的作品值得一读。我看了,暗暗为她担心。不用说小半车,你能把其中的一本读完就不错了。我估计那些书的命运好一点话,全搁在书架上当摆设,着一点就可能躺在床底下蒙尘。

莫言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这种热估计不会持久,也许半年就过了,甚至一个月也说不定。诺奖那么大一张馅饼掉在了头上,难得莫老师还那么淡定,那么冷静。的确,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读书是既耗时又费力的事,与浏览那些八卦类的信息碎片相比,读一部四十万字的长篇小说,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订阅2014年杂志的时候,我在报刊目录中一下子看到了《书城》的名字,不由分说就订了一份。记得李海鹏写到过,一次他碰到了《书城》的投资人,悍然问,这个杂志还在办啊?其实不光他有这个疑问,我也以为《书城》早就停刊了呢。书都没人读了,谁还去关心读书类的杂志捏?所以,读书类杂志的日子都不好过。你想,电视里有关读书的节目,不早已在观众的视线中消失了吗?

说到《书城》,我还是很感慨的。这个杂志是上海三联书店主办的,老版本是那种8开本,跟报纸一样大。当年在沈阳的时候,我常去一家先锋书店购买。后来,我还在这份杂志上发表过两篇文章,记得是一篇评论和一篇随笔。其后不但收到稿费汇款单,还收到到一封信,撕开信封,发现是两张稿费发放告知单。你看,上海人做事是多么认真细致啊。我曾经想过用一个词来形容《书城》的风格,思来思去,我想到的一个词是:隽永。

《书城》改版后,我也订阅过。杂志变成16开本,彩印,更加精美时尚。他们打出的一个口号是:再现文字之美。只可惜,这个世界,信钱的白富美,对文字之美感兴趣的人恐怕不多。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说,读书是必要的,文字之美是值得期待的。

近两年,我常去一家小书店买书,那个大书店因为因为不好停车,一直就没有去。前些日子,我特意去了一次。一上二楼,发现小了许多。细一看,中间隔起了一道墙,面积只剩下一半了。我问营业员,墙那面干嘛了?营业员回答说,改台球厅了。呵呵。以前我常来这里,人一直不多,基本都是一些中学生,还有一些家长带着孩子来买儿童读物。我几乎很少发现书店里有中年人,他们都是在干什么呢?为什么不来逛一逛书店呢?买一本心仪的书,闲暇的时候读一读,领略一下文字之美,多好啊。

一次,报纸读书版的编辑给我打电话,问我正读什么书,可否见面谈谈。我当正在外面有事,就在电话里聊了一下,告诉她我刚刚读过的一本书。文字见报后,变成我正在某一本书中感悟人生。看后我挺愧的,我这不是装大尾巴狼吗?就我这惨不忍睹的破人生,有什么可感悟的呢?其实,读书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消遣,每当拿起一本书时,我从未想过要在书中感悟什么人生。

为什么要读书?这是一个无聊的问题。古语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看这是扯淡,我都读半辈子了,什么都没到。黄金屋和颜如玉都在从不不读书的土豪手里。其实读书就是个习惯,跟喝酒,抽烟,K歌,打麻将没什么本质的差别,都是满足人类的某种欲望。当然了,如果非要把读书这种行为拨高一下,那这样说好了,读书是内心的需要,情感的需要,精神的需要。

摘自《阜新晚报》B06 副刊 2014226日星期三2014227日星期四凌晨503打完发表。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读书笑忘录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