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xgchm的博客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开开心心渡过退休生活每一天。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教师,搞职业技术教育的。曾在中专从教,后所在中专并入大学也就跟进来了。主要从事高等职业教育。现已退休在家休闲呢。身体不太好。有脑血栓后遗症右瘫。现在正加紧缎炼争取早日康复。QQ:1244308640

网易考拉推荐

陈佩斯:“吃面条”的幕后故事  

2014-03-30 06:1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佩斯:“吃面条”的幕后

陈佩斯和朱时茂从1984年春晚表演《吃面条》开始,造就了春晚一个新的艺术形式——小品,两人由此成为经典搭档。可“吃面条”能顺利登上春晚可谓一波三折,陈佩斯回顾了这段折磨人的经历——

三打退堂鼓

1983年春节期间,在哈尔滨的一场演出中,我和老茂把电影拍摄现场发生的一些趣事稍加润色,般上舞台。尽管很幼稚,很不成型,但观众看得很开心。后来春节晚会剧组找到们,看我们表演完,当时春晚的黄一鹤总导演觉得有潜力可控,要求我们抓紧把它们整理、改变成一种新的节目形式。

我和老茂住进体育宾馆,每天困在那儿琢磨这些事,向马季、姜昆等老师讨教,以采众家之长。当时脑子里一片朦胧,弄出的东西既不同于电影,也不同于相声,很新鲜,特吸引人,但我们自己都搞不清楚是啥。

当时我们俩住在一个只能摆两张床的小房间。两床之间的过道太窄,如果两人同时坐下,膝盖就会相碰。两人经常坐在床上,头朝下撅在那儿。按我们的说法是脑缺氧,空一空血。我俩急呀,心里说何苦呢?演了这么多年电影,跑这来低三下四的。越想越气,索性不干了,回家去。可回家两天后,老茂就劝我:“还是回去吧,我觉得还行。”我俩是一对奇特的组合,我喜欢批评,他欢肯定,我经常骂他:“你什么脑子?什么眼光?这东西能行吗?多没劲啊。”他却说:“我觉得挺好玩呀。”他是山东人,有股轴劲,只要认准一件事,决不轻言放弃。当时我俩住得近,他一天到晚在我家里,软磨硬泡:“走吧,回去吧。”我实在拗不过他,只好回去再接着讨教,可探索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并非易事,一天天过去还是没有头绪。剧组个别人脸色开始难看了,我们实在挺不住,第二次回家子。

可不久,姜昆打来电话问:“什么时候回来?”这时老茂又来找我,我对他说:“人家不好意对咱们说‘你们俩走吧’,都是朋友,难道你就看不出来吗?”老茂却说:“我觉得人家对咱们还行!”我说:“什么还行。” 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对我们的节目,个别人看好,多数人没有信心。但那时我们名气大,老茂的《牧马人》和我的《瞧这一家子》正火着呢,所以人家好说什么。那时伙食费挺紧张,我们坐在那儿吃白饭,很尴尬,索性第三次回家,不理这茬了。可紧接着剧组又打电话:“怎么回事?怎么回家了?”老茂马上跑来劝我:“你看,人家对咱们挺好的,还在惦记咱的节目。”我跟他吵,吵完了也拗不过他,只好第三次回到剧组。

黄导的坚持

双是头朝下那么琢磨,《吃面条》终于基本成型。春节晚会前,剧组与体委的运动员一起组织了联欢。联欢会上,黄导有意让我们上,想看看节目效果如何。我俩这一演不要紧,连我们自己都吓坏了,笑倒了一大片运动员,笑到当时在场的一些剧组人员的脸都挂不住了,流露出一种惶恐的表情。那时“文革”刚结束,人们精神仍高度紧张,当时好多人觉得让老百姓这么开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我俩却很兴奋。马季拍我肩膀说:“兄弟,行,没白折腾。”黄导也放心了。可第二天,剧组有人找到我俩说:“你们的节目喜效果还可以,但政治上没什么更高的追求……”这下我们明白了,把东西归拢归拢,正式离开了剧组。

而半月之后,黄导忽然又来了电话:“挺好节目怎么又回去了?这个节目我是导演,听我的……然后就邀我们先回去谈谈。我说:“不去。”老茂说:“去吧,人家只是找咱们谈谈嘛,谈谈总可以吧?”我说:“朱时茂呀,你怎么一点都不明白,人家……”他却说:“谈谈总可吧,又没说让咱们回剧组。”于是我们去见了黄导,他对我们说:“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认为节目不错,我有信心。”

我们重新整理《吃面条》,但直到三十那天下午,剧组准备从体育宾馆出发前往电视台,别的节目都下来了,就剩我俩没着落。吃饭时,我们躲着工作人员,生怕一见面,大家都尴尬。但黄导看到我们便说:“挺住啊,再提练。”上车时,我们跟在别人后面,我比较敏感,一脸不高兴,老茂永远是“厚脸皮”:“人家说了嘛,挺好,去吧去吧,又没说不让咱们上。”

到了电视台还没消息,有人对我们说:“实在不行,你们就坐在嘉宾席吧。”当时我的确很(  ),但没有放弃。晚会快开始前,我俩跑到过道上排练。这时黄导找到我们,严肃地说:“佩斯、老茂,我决定你们上,出了政治问题我负责。但你们到了台上,一定按咱们审定的来演,一个字都不能错。”他说这话时,眼里噙满泪水。我能感觉到那种巨大的压力。好在,我们没有辜负黄导,我们的节目出乎意料的成功。

后来有人评价《吃面条》,说这个节目的意义,不在于它喜剧上的成功,而在于它把欢乐还给了人们。我和老茂偶然被卷入这么一个有决定性意义的事件里,误打误撞开启了崭新的小品时代,我们何其幸运。

——傅路芳摘自长江文艺出版社《难忘今宵—中央电视台历届春节晚会大写真》,标题为本刊所拟

摘自《知音》2014年第124月月末版,第40页。2014330日星期日凌晨558打印完发表。

陈佩斯:“吃面条”的幕后故事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陈佩斯:“吃面条”的幕后故事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陈佩斯:“吃面条”的幕后故事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陈佩斯:“吃面条”的幕后故事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陈佩斯:“吃面条”的幕后故事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陈佩斯:“吃面条”的幕后故事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陈佩斯:“吃面条”的幕后故事 - 快乐老头 - fxgchm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